位置:杭州娱乐网 > 综艺节目 > 正文 >

抓记者书记火荣贵往事:打骂下魔兵传奇之大魔王属、提拔美女、征地不给钱(2)

2018年07月23日 10:39来源:杭州娱乐网手机版

2月6日,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了《关于对“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核查情况的通报》。通报称,1月7日,凉州区公安局民警在对张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盘问过程中,发现魔兵传奇之大魔王张永生系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的举报信中的被举报人,遂就举报信反映的敲诈勒索问题同步进行盘问。1月8日,凉州区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张永生立案侦查,并于1月18日提请批准逮捕。
然而,这一通报,却在舆论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与不满。当时,上游新闻报道称:三名在这次拘捕中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
魔兵传奇之大魔王与此同时,张永生被公安抓捕的理由也几经多变:一会儿说张永生是在洗浴城涉嫌嫖娼被抓,一会儿说张永生是警方在办案过程中发现其违法线索被抓,一会儿又说张永生自述是当地警方在治安大清查中因违法被抓……
结果,这起事件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张永生获不起诉而告终,公安机关也对抓捕他的相关责任人做了停职处理,同时进行了诫勉谈话。张永生本人也在取保候审后领取赔偿金1098元。
轰动全国的抓记者事件落幕不久,2016年6月,法讯网发布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文章,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这起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法讯网随即遭到武威方面的疯狂报复。据武威警界人士透露,有警员被派至法讯网服务器所在地江西吉安,删除了多个网页。武威方面还调查到网站负责人李某平儿子在北京某985高校就读,就通过关系安排班主任和教授找李某平之子谈话并进行恐吓。
三火:抓政绩与祁连生态
据甘肃籍纪实作家张弓透露,在武威,火荣贵曾提出一句响亮的口号,上句是曾引发“三牛风波”的“不拘一格用人才”,下句则是“无中生有抓项目”,在自己住的房子门口,火荣贵把这一口号作为春联挂在左右。
提出这一口号,火荣贵学的是已经落马的江苏宿迁的原市委书记仇和,在不同场合,火荣贵最爱提“仇和”和“宿迁”。火荣贵说:“当时宿迁在江苏与我们武威在甘肃地位差不多,属于最落后的地方,没啥资源优势,但仇和了不起,他不畏惧落后,更不甘心落后,大刀阔斧,思想解放,敢作敢为,最终干出了名堂,把落后的宿迁变成了苏北经济发展的先进地区。”
“仇和之路”和“宿迁发展模式”在火荣贵的心里烙着很深的印记。当年在宿迁,仇和为抓项目落地,祭出了末位淘汰的狠招,明确规定项目落地“排名后5名的机关单位,整个部门不得推荐、提拔人;连续两年排名后两位的,一把手要引咎辞职,并追究领导班子魔兵传奇之大魔王全体成员责任”。此外,更有着以招商引资为唯一考核标准的“五个一律”:市直部门招商引资未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整个部门一律不得推荐、提拔干部;无招商实绩的干部,一律不得提拔重用;助理类干部无招商实绩的,一律不得转正,而且到期转不了的还要取消“助理”资格;市直部门未能全面完成目标任务的,一律不得评为目标管理先进单位,并按未完成比例扣除当年干部职工的地方岗位补贴;试用干部未完成招商引资任务的,一律不得转正和提拔。
仇和用这些狠招,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了宿迁的面貌,也获得了个人仕途上的步步高升。这种飘红模式一直是火荣贵所梦想和追求的目标。每逢大会小会,火荣贵总提“宿迁模式”,在“不拘一格用人才”实行官场大换血的同时,“无中生有抓项目”也在轰轰烈烈的推进。
武威基层官员表示,在火荣贵的治下,项目建设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唯一中心,只要是能带来税收和GDP的大项目,不管手续是否完备、环保是否过关,都要在最短时间内上马,否则跟项目有关的官员就会遭殃。也因此,“先上车、后补票”成了常态,大量的项目在未经任何风险评估和备案审批的情况下仓促上马,大量的耕地被征用来搞工业园区,干部工作的一切围绕着项目转,正常的周末休息成了奢望。这种“5+2、白加黑”的工作节奏和“白征地、不给钱”的做法,激起了当地干部群众的强烈不满。
武威基层官员称,在好大喜功的火荣贵治下,这些不满和抱怨他根本不会看到,熟知火荣贵性格的武威官员早已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只有“敬爱的火书记万岁!您是我们武威人民的老爷”这种歌功颂德的文字,才会摆到火荣贵的案头。
官场得意而忘形,仕途顺利而孤行,陶醉于经济增长业绩的火荣贵没有注意到,风向已经变了。2017年,祁连山生态遭到严重破坏问题,甘肃省三位副省级官员和上百名干部受到中央高层的严厉问责,问责人员之多,处罚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引起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的祁连山生态遭到严重破坏问题,几乎就是火荣贵仕途的滑铁卢。
尽管火荣贵在多个场合反复表态高度关注并着手整治祁连山生态环保问题,但表面繁荣下的武威已经无法掩盖满目疮痍的当地政治环境和生态环境,这一切,都与政绩和GDP有关。
调离之后
2017年4月,王三运调任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7年7月落马),几天后,火荣贵即被宣布免去武威市委书记职务,旋即其落马的消息就在网上广为流传,其后武威市委外宣办虽公开辟谣,但由于未见火荣贵现身公共场合,传言并未销声匿迹。
1月7日晚,微博和朋友圈等社交媒体疯传火荣贵失联2个月的消息,甘肃省政协办公厅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你们近期可以多关注我们省纪委和中纪委官方网站的信息。”间接证实其落马已是迟早的事。
从2017年4月突遭免职,到2018年7月宣布落马,火荣贵离开武威已经有15个月,但在武威人的口中,仍然是经久不衰的谈资,听闻其落马的消息,一位武威基层干部在朋友圈晒出在家中放了许久的鞭炮,配文“准备下的炮,今天该放了”,在他看来,这天来的太迟了。
事实上,早在落马之前,甘肃省委巡视组已经对火荣贵在武威执政七年的业绩作了全盘否定。巡视报告中明确指出:一段时期,政绩观存在偏差,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在经济发展方式和项目建设、招商引资、富民产业培育等全局性、关键性重大问题上,不切实际,贪大求洋、超越现实。
尤其是“执行组织纪律不严格,干部选任随意性大,选人用人的视野不宽,存在用人失当和用人不准等问题。”和“项目建设乱象较多,监督管理不到位,招投标环节违纪违规、管理混乱。有些领导干部违反财经纪律和工作纪律,巨额财政资金密集扶持企业,招商引资造成财政资金巨额损失,违规挪用保障房建设资金。”这两条,可以说是对火荣贵“不拘一格用人才,无中生有抓项目”实质的辛辣讽刺。

本文地址:http://www.hzjxfilm.com/zongyi/1030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